<var id="hvttl"><strike id="hvttl"><listing id="hvttl"></listing></strike></var>
<var id="hvttl"></var>
<var id="hvttl"></var><cite id="hvttl"></cite>
<var id="hvttl"><video id="hvttl"></video></var><var id="hvttl"></var>
<cite id="hvttl"><strike id="hvttl"><thead id="hvttl"></thead></strike></cite><cite id="hvttl"></cite>
<menuitem id="hvttl"></menuitem>
<var id="hvttl"></var>
<cite id="hvttl"><video id="hvttl"><thead id="hvttl"></thead></video></cite><cite id="hvttl"><video id="hvttl"><thead id="hvttl"></thead></video></cite>

羅杰杜彼EXCALIBUR SPIDER系列RDDBEX0830腕表

打開你的芯,閱讀羅杰杜彼的〝壞小子〞哲學

2020年04月29日 10:56 來源:腕表之家 類型:表家號 作者:大寫的蘿拉

大寫的蘿菈?Capital LAURA
藍思晴/知名華語鐘珠寶評論家/生活藝術書寫者/瑞士Gübelin古柏林彩色寶石中級專業

有些壞男孩就是天生惹人愛,有些壞男孩只是因為大家都不夠懂他,壞男孩之所以惹人愛,就是他能做到你做不到的,而你又深深向往的。

在高端鐘表界,羅杰杜彼大概就有這種〝壞小子〞的意味。在制表行業里,有不少我敬佩的大師,Roger Dubuis先生便是其中之一。我對他的景仰先是從他的作品開始,接著透過幾次訪談,他虛懷若谷的胸襟以及對傳統制表的獨到見解,讓我心生無限佩服。他對后輩制表師知無不盡的慷慨,對新事物的虛心接納,都是我心中認為大師們最高尚的風骨與風范。


Roger Dubuis先生(左)與羅杰杜彼產品策略總監Gregory Bruttin(右),代表著世代的傳接。

如果你曾見過Roger Dubuis大師本人,也許你會懷疑,現在的羅杰杜彼真的是他一手創立,并且照著他的心愿前進?1989年Roger Dubuis找到一位年輕制表師與他一起創作一款從來沒有人想過的萬年歷,幾年后,Roger Dubuis先生以逆跳萬年歷加上奇特的表殼外型,創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而今羅杰杜彼仍然秉持大師在世時的創新精神,一路地以技術與創意帶給我們驚喜與感官的沖擊。

羅杰杜彼產品策略總監Gregory Bruttin在品牌的〝壞小子〞表現上,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可能已經有些讀者很熟悉,我與羅杰杜彼的產品策略總監Gregory Bruttin是多年的好友,他有著瑞士人都有的〝保守謙和〞樣貌,其實金牛座的他,意外地是羅杰杜彼今日能夠成為人人都愛的叛逆〝壞小子〞的重要關鍵人物。〝也許你不相信, Roger Dubuis先生在世時,最常耳提面命我的話語就是:要不斷地從傳統中創新,尊重傳統,但也要勇于挑戰。〞在我問Gregory,大師最影響他的一件事是什么時,他這樣說道。

從側面就可以看出結構分明的羅杰杜彼腕表。

這也許就是20多年前Roger Dubuis先生創辦自己的同名腕表品牌時,他的第一個創作,就選擇了當時大家都認為不可思議的逆跳萬年歷,突破圓形、甚至方形的盾形表殼設計,四個尖角都是需要耗時打磨的功夫活。Roger Dubuis先生待人溫和,甚至說話都是輕聲細語,在瑞士制表界是舉足輕重的制表大師,也許他心底也住著一個對新鮮事物永遠好奇的〝壞小子〞。

全新結構思維打破傳統機芯設計疆界。

我們看腕表設計,習慣性地以經典圓形著手,然后深入到其工藝或復雜功能的層次,其他的殼形都要花好長的時間,才能被我們接受,于是就連我們自己在心中都有了特定的套路。我們在這種套路下,就有了刻板審美的產生。〝我想我們就是要做業界里的‵壞小子′,永遠都去打破疆界,去思索設計與制表的無限可能性。〞Gregory在視頻電話里面笑著對我說。

遠看就能辨識羅杰杜彼的腕表設計。

而我們被設計亮眼的工藝品吸引,不僅僅是其外型的出眾,更多的是來自它每一道工藝、每一個設計思維的細膩建構。我更愿意把羅杰杜彼腕表比擬為建筑設計,Gregory對我道出他的心聲:建筑物多半是按照建筑師對環境的想象力和實際對結構造型的理解,先做出設計,之后才有工程繪圖和其他工程相關的人落實其他的操作,而在羅杰杜彼,我們就是這么做的。

Excalibur Huracán腕表再出新色。

如果我們去看羅杰杜彼的幾款作品:如BlackLight系列以晶柱體融入鏤空機芯,結合了羅杰杜彼最標記性的星形表橋設計,將整體設計構建出來后,要如何把可以在UV燈下發光的晶柱體設計巧妙地與機芯結合?如何將晶柱體固定,并與4點鐘位置左右的星形表橋中央軸固定在一起?這些都是以工藝與工程解決設計美學的核心精神。

全黑BlackLight腕表

全黑的BlackLight設計更加炫酷。

這些晶柱體以手工精巧地被固定在輪系之上,其中一個穿過10點鐘位置的晶柱底,則是將原本的圓形圈表橋,下方挖出空槽,讓整個晶柱穿過,不阻擋設計,但卻也煞費了整體機芯組裝建構得重新計算厚度與整體輪系布局的苦心,這是羅杰杜彼:想要與眾不同,并非只是嘩眾取寵,而是以制表機械工程學、日內瓦工藝美學融合創意的設計思維,打破既定的鐘表界線。

晶柱體在UV光的照射下效果完美且光亮表現犀利。

我最喜歡BlackLight腕表設計的地方還有其處理UV涂料的方法,如果將整個人工培育藍寶石晶柱體涂上涂料,恐怕沒有現在的處理方式來得通透且銳利美觀,于是羅杰杜彼想到的方法是:將晶柱體兩側挖出微小溝槽,將UV涂料覆在溝槽里,如此以光線折射的原理,在UV光照射下,晶柱體兩側的UV涂料因晶體折射,傳到我們的視覺中,效果完美且光亮表現犀利,也不會有晶體厚度或者表面平滑度不夠完美的麻煩。

羅杰杜彼Excalibur Blacklight腕表0756,DLC 鈦合金表殼直徑42毫米,搭載RD820SQ自動上鏈機芯,振頻4赫茲,儲能60小時,防水50米,限量88只,參考價格633,000人民幣(攝影@陳赟)。

在所有的鏤空系、無表盤設計已經成為某一種前衛制表的特征時,其實要在此間更往上一層創新,不僅不容易,更每一刻都在挑戰到現在還在堅持日內瓦印記認證的羅杰杜彼。不能忘記日內瓦最驕傲的制表工藝傳統正統性,更不可能停留在原地不思前進。當人人都可以做無表盤、將機芯直接裸露,更可以將機芯鏤空展現成表盤設計之一的時候,羅杰杜彼如果再往前一步是什么?

Excalibur Huracán腕表

昵稱小牛的Excalibur Huracán Performante腕表,表款結構設計鮮明。

我認為與著名跑車輪胎品牌倍耐力、超跑蘭博基尼的合作,在創意方面給予了羅杰杜彼極多的靈感,去思索所謂的「結構」、「機能與材質」之間的關系。昵稱〝大牛〞的Excalibur Aventador S腕表就是在蘭博基尼的造型與材質上做進一步的探索:以蘭博基尼自廠研發的碳纖維材質制作表殼與機芯結構,除了尚無辦法取代金屬材質的重要齒輪與零件,所有以碳纖維材質打造的機芯結構,是羅杰杜彼全新打破傳統框架打造的懸吊式機芯設計,雙傾斜擺輪更是呼應V形引擎汽缸的巧筆之作。

昵稱大牛的超級腕表Excalibur Aventador S腕表。

〝大牛〞顯而易見的超跑風格,延續到了不論是價格、或是造型都更加〝親和〞的〝小牛〞Excalibur Spider Huracán腕表,以蘭博基尼超跑的進風口作為設計靈感基礎,以立體且對稱的方式,取代了傳統表橋固定機芯的方法,多重一體成形的多角固定表橋設計,不僅僅在造型上新穎摩登,而固定傾斜12度擺輪、與其對稱于6點鐘位置的雙發條盒,其巧妙的結合,仔細看,兩個發條盒以單一支架雙雙固定的方式,像不像在暗夜中虎視眈眈的猛獸之眼?

羅杰杜彼Excalibur Huraca?n Performante腕表0830,鈦灰色鈦合金表殼覆蓋橡膠涂層,18K金鏤空指針覆蓋灰色涂層,盤緣鍍銠時標及針尖部分覆蓋SLN熒光涂層,直徑45毫米,搭載RD630自動上鏈機芯,振頻4赫茲,儲能60小時,防水50米,限量88只,參考價格397,000人民幣(攝影@陳赟)。

以儀表盤數字字體設計的日期視窗,更加把這樣來自超跑的概念設計完整了起來,2020年新款綠色,也來自于蘭博基尼的車型選色。也許會有人說,與超跑品牌合作,把超跑的造型引入腕表,聽起來一點也不新奇,我卻認為在羅杰杜彼的世界里,你不可能有這樣的評語,如果你真的懂:畫這樣一張機芯設計圖,要重新解構與結構面盤、支架、表橋,搭配其實能動的地方不多的傳統機芯輪系,你會知道羅杰杜彼在這中間做了多少努力。

如跑車輪胎車框的自動擺陀設計。

Gregory笑說:〝之前我們與蘭博基尼多次開會,想試圖讓設計車的設計師與我們腦力風暴,讓我們對自己的腕表設計可以再推進一步,他們都紛紛表示,機械腕表設計是另一個領域的活兒,完全不可能就這么跨界。〞Gregory在激發設計之初,設計團隊往往告訴他,很多瘋狂的設計一定無法落實到實際執行,Gregory不斷地告訴羅杰杜彼腕表設計師們,不要先預設工程制作上能不能達到,而是先去竭盡所能思索結構設計與機能之間的關聯,設計要表達的重點如何,一切讓工程制作部門去找解決方案。

羅杰杜彼Excalibur Huraca?n Performante腕表0829,黑色DLC涂層鈦合金表殼,直徑45毫米,搭載RD630自動上鏈機芯,振頻4赫茲,儲能60小時,防水50米,參考價格372,000人民幣(攝影@陳赟)。

讓設計師自由,換來的就是更靈活的工程制作部門,令人意外的是,不管設計部門設計出什么樣瘋狂的想法,制作部門永遠都若無其事的說,嗯,這個其實我們可以怎么怎么做,而非這個做不到,我們得怎么改。如今的羅杰杜彼在我心里,已經可以稱為像是超跑一樣的超級腕表品牌。

Excalibur Twofold腕表

2020年最受到注目的新品:Excalibur Twofold腕表,以純白表殼、表帶與表橋設計,在黑夜中,這些零部件都會發出夜光,所以被稱為〝Twofold〞(我們可以理解為雙倍、雙重的意思,也是好就是雙倍好,酷就是雙倍酷的意思)。我本對這個設計感到不以為然,白色?誰不會做?不過Gregory早就準備好回答我刁鉆的問題。


羅杰杜彼Excalibur Twofold腕表, MCF超白色礦物復合纖維材質表殼,直徑45毫米、厚度15毫米,手動上鏈雙陀飛輪RD01SQ鏤空機芯,儲能50小時,防水30米,鈦合金可調節摺疊表扣,限量8只,參考價格2,100,000人民幣。

我只問了他:為什么是白色?不覺得老套嗎?他說,〝白色很酷,而且白色代表沒有顏色,就像黑色一樣,最能表現羅杰杜彼追求極致的精神。但是你注意到了嗎?所有白色的腕表使用的材質,都沒辦法永保白色,且不是真的純白,不是我心中的極度白。〞為了追求這個極度白,羅杰杜彼試過各種方案,找來專門制作特殊材質的制造商,多方研究配方,使用MCF礦物復合纖維材質是第一個被提出的解決方案,但是一般的礦物復合纖維沒有辦法達到這種可以持續的白,特別在陽光UV照射下的影響,白色會如同其他材質的白色容易泛黃。于是百般尋找〝解藥〞,發現以99.95%的二氧化硅作為原料,不僅僅可以展現出超白度,更可以讓其永久不褪色發黃。

Excalibur Twofold腕表表殼的MCF材質是一種由羅杰杜彼特別研發的超白復合材料、其以99.95%的二氧化硅為原料,可使白色永久保持。

這種MCF礦物復合纖維也有一些機能上的考量,Gregory表示:〝羅杰杜彼選擇新材質制作腕表只有三個理由與優先順序:輕量與舒適度,耐久度、美學考量。與碳纖維材質類似,MCF礦物復合纖維也有輕量(MCF甚至更輕)、佩戴舒適,且抗侵蝕較強,抗震能力也較佳的高韌性,也有持續性的耐久度表現。最后當然是他可以創造出羅杰杜彼心中最超級的極度白,三年的反覆推敲的研發過程,如今的成品也令人滿意。

Excalibur Twofold的表帶由一種特殊的FKM橡膠制成,也同樣具有熒光效果。

我們注意到雙圈陀飛輪與星形表橋支架的設計都可以發出夜光,這些以MCF礦物復合纖維材質制作的表橋,雖然在輕質、耐久、吸震上都有比較好的表現,但卻不如金屬一般,可以靠打磨變得晶亮發光,因為材質偏于啞光質地,羅杰杜彼想到了一個巧妙的方法,在表橋倒角處做出微型溝槽覆上夜光涂料(原理與BlackLight相仿),那么在夜晚時的夜光展現剛好彌補了這個材質,在傳統意義上無法見到閃耀倒角打磨的缺憾,這個新研發出來的工藝制作技巧也獲得專利保護,且其持續發光的時長為標準夜光材質的1.6倍。

羅杰杜彼在表橋倒角處做出微型溝槽覆上夜光涂料,使表款在夜間可持續發亮的時間比一般慣用的標準夜光材質多出60%。

另外,在這邊要重點提提我對這個橡膠表帶的贊嘆之處。我當然不好應付,Gregory也早就胸有成竹,我問:你怎么把表帶與表殼顏色的超白完全吻合。他笑了很久,答道:〝知道你會問,我們也早就想到。不過我們比較幸運,我們選用的白色橡膠表帶,呈現啞光顏色,在顏色上幾乎完全吻合,但是有一個問題:久了會泛黃。〞因此羅杰杜彼也特別在橡膠表帶的選擇上,選擇與表殼有部分原料(或元素)有重疊吻合的KFM特殊橡膠材質,確保長期使用不會泛黃。但夜光怎么弄呢?

羅杰杜彼特別在橡膠表帶的選擇上選擇與表殼有部分原料(或元素)有重疊吻合的KFM特殊橡膠材質,確保長期使用不會泛黃。

我想很多讀到這里的朋友們會理所當然的以為:把夜光注入表帶預設的圖樣溝槽不就好了?然而,我沒有這么好糊弄,羅杰杜彼也不會這么草率。這個可發夜光的表帶,是以FKM射出橡膠先制作一半,然后在這一個半成的表帶上進行整片的夜光料涂覆,接著射出完整的表帶成形,最后以激光雕刻的方式,把表帶上預設的鏈結圖案雕鏤出來,這樣的夜光效果就可以永保無損。

Gregory幾次面對我都可以很得意,因為他與我一樣,心中都住著一個不斷挑剔自己的挑剔鬼,這個挑剔鬼不斷地提醒我們要溯本追源、尊重傳統價值的同時,不能輕易的自滿、故步自封。唯有不斷地推進,才能夠成就更好的作品,推進哪怕只是一小步,都是羅杰杜彼的精神所在。但更何況,在我看來這個被稱為、也自稱為〝壞小子〞,其實只是還沒有人真正看懂他的叛逆的點,沒有人真正和他一樣完全放開心,開放各種可能性,一起享受做〝壞〞事的豐富體驗。只稱它為腕表界的〝壞小子〞我覺得一點也不過癮,羅杰杜彼就應該是人見人愛的超級腕表壞小子。

加入蘿菈朋友圈
搜索 daxiedeluola 蘿菈微信號,
進入蘿菈的朋友圈,并有機會加入蘿菈表友群。

聲明:本文為腕表之家自媒體平臺“表家號”作者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觀點。腕表之家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
為本文評分

文章中涉及到的3款產品

最新評論

我來寫評論

我來寫評論
提交評論

表家號

大寫的蘿拉
已發表 274 篇作品

專欄主筆Laura Lan藍思晴專精機械鐘表賞析,亦對珠寶、生活、文化與藝術等各領域皆有著獨到的見解。

TA的更多文章 >
下載APP
關注微信
分享到 更多
黄 色 成 年 人 视频在线观看